• 杭州:外地载客汽车办临时通行证有新规 2019-05-03
  • 谈具体的吧,别装模作样了。客观事实与观察事实、科学事实有什么不同? 2019-05-03
  • 近十年自主创业大学毕业生比例明显上升 创业需要注意啥? 2019-05-02
  • 老人惨遭3车辗轧元凶逃逸  松桃警方破获谜案抓住真凶 2019-04-26
  • 三星Gear S4智能手表曝料:支持LTE 金色配色三星GearS4智能手表曝料-手机行情 2019-04-24
  • 淮南23家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单位被挂牌督办 2019-04-24
  • 超九成人有手机不良用眼习惯(健康互联网) 2019-04-19
  • 未来十天 山西以对流性天气为主 多阵性降水 2019-04-17
  • 王斐任四川省德阳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2019-04-17
  • 互联网巨头纷纷投身消费金融 2019-04-15
  • “中国红枣之乡·临县特色旅游”产品推介会将于6月23日开幕 2019-04-14
  • 河北省第十五届运动会 青少年组武术套路比赛圆满落幕 2019-04-11
  • 崔世安:港珠澳大桥有助推动粤港澳三地可持续发展 2019-04-11
  • 中方坚决捍卫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 2019-04-07
  • 安徽查处16批次不合格食品 2019-04-07
  • 第十六章 同路人
    安德的影子 - 奥森·斯科特·卡德
      “你看到了,安东,你发现的钥匙被转动了,那也许将让人类得救?!?br />  “但是那可怜的男孩。他的寿命只有那么短,而且死亡的时候将是个巨人?!?br />  “也许他将……多么可笑的讽刺?!?br />  “每想到我的小小的钥匙最后也许会成为人类的救星这个可能性的时候,我总会觉很得奇怪。不管怎样,这是外星生物的入侵。但是,当我们再次成为自身的敌人时,谁能够拯救我们呢?"
      “你和我,我们不是敌人?!?br />  “不是所有人都是别人的敌人。但是总有充满贪欲或憎恨,自傲或恐惧的人——他们的激情能够强大到把整个世界推入战争?!?br />  “如果上帝能给带来一个伟大的灵魂将我们从?;姓瘸隼?,那么为什么他不能在我们需要的时候,回应我们的祈祷而给我们带来另一个呢?”
      “但是凯罗特修女,你知道你讨论的那个孩子不是上帝带给我们的。他是被一个拐骗犯、婴儿杀手、歹毒的科学家造就的?!?br />  “你知道为什么撒旦总是很生气么?因为无论何时他发明了一个特别聪明的害人方法,上帝都会用来为自己的正确的目的去服务的?!?br />  “那么说,上帝也用坏人作为他的工具了?!?br />  “上帝让我们自由选择是不是做最邪恶的事情。然后他利用他的自由在邪恶的基础上创造仁慈,因为那是他的选择?!?br />  “所以最后上帝总是胜利?!?br />  “没错?!?br />  “在短期内,虽然,有‘可能’不会让人觉得舒服?!?br />  “那么你会怎么选择呢?是选择在过去的时候就死去还是选择今天活在这里?”
      “就是那里。我们已经耗尽了所有。我们发现万事都孕育着希望?!?br />  “那就是为什么我从不能理解自杀的原因了。即使那些在大萧条中受苦的人或者罪犯——他们就不觉得基督或者安慰者就在他们心里,给他们希望么?”
      “你是在问我么?”
      “求上帝不够方便,我还是问凡人比较好?!?br />  “在我的眼中,自杀并不使对生命的希望终结?!?br />  “那么是什么呢?”
      “那是一个无能为力的人唯一能够找到的让其他人避免去注意他的羞耻的方式。希望并没有死去,只是被隐藏起来罢了?!?br />  “就象亚当和夏娃从上帝面前躲起来一样?!?br />  “因为他们是赤裸的?!?br />  “是不是只有那些悲哀的人才能记?。好扛鋈硕际浅嗦愕?,每个人都想躲藏起来。但是生活仍然是甜美的,应该继续下去?!?br />  “那么,你不相信那些蚁族就是启示录里面说过的野兽么?修女?!?br />  “不,安东。我相信他们也是上帝的子女?!?br />  “然而你确实找出了这个男孩,那样他就可以长大,去伤害他们?!?br />  “‘抵抗’他们。另外,如果上帝不希望他们死去的话,他们是不会死去的?!?br />  “而且如果上帝希望‘我们’死去的话,我们会死。那么你为什么还这么努力工作呢?”
      “因为那是我的选择,我把他们奉献给上帝,我尽力把最好的东西奉献给他。如果他不希望我找到比恩,我是不会找到他的?!?br />  “那么上帝是不是希望蚁族获胜呢?”
      “他可能找其他的代理者去实现那个工作,他不需要我?!?br />  最近,当小队长训练士兵的时候,维京总不出现。比恩用他的^Graff帐号登录去找出他正在做什么。他又回去学习马泽·雷汉胜利的歼灭战了,比以前更加强烈也更加单纯。这次,由于维京的战队每天都玩战斗游戏,并且次次都赢,所以其他的指挥官、一些小队长和普通士兵也开始到图书馆去,去看同样的剪辑,试图了解他们,试图找到维京正在看的东西。
      太愚蠢了,比恩想。维京根本没有看任何要用在战斗学校的东西——他已经建立了一个强有力的、能够适应各种状况的战队,他会在战斗室里面指出他们该去做什么。他学习那些剪辑就是为了找出击败虫族的方法。因为现在他知道:总有一天他要面对他们。若非面临?;?,若非需要安德·维京从虫族的入侵中把我们拯救出来的话,教官们甚至不用建设战斗学校这个系统。所以维京学习虫族,拼命要找到一些关于他们的想法、战斗、如何死亡的要点。
      为什么教官们坐看安德被人伤害呢?他已经根本不再考虑战斗学校了。他们应该把他从这里带走,送他到战术学校,或者其他的什么他要接受训练的高级学校。现在的情况是,他们正在压迫他,让他疲劳。
      我们也一样。我们都很疲劳了。
      比恩注意到那在尼可拉身上尤其明显,他要比别人更加努力才能跟上别人的步伐。如果我们是一个普通的战队,比恩想,我们中的决大多数都会象尼可拉。而现在的情况是,我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尼可拉不是头一个露出疲态的。在就餐时间有人掉刀叉或者餐盘。不止一个人尿床。我们训练中的争吵多起来了。我们的功课正在退步。每个人都有极限。甚至我也一样,即使是基因优化过的比恩,那个思维机器,我也需要进行预习和复习,甚至那样还不能很好地理解。
      比恩甚至用傲慢的语气给格拉夫上校字条,“训练士兵是一件事情,但是让他们受到损害就完全是另一件事了?!彼挥械玫交卮?。
      快傍晚了,再过半个小时就到用餐时间了。他们那天的早上已经赢了一场战斗,上完课就开始练习,他们的小队长在维京的建议下,让他们的士兵提早解散了。飞龙战队的绝大多数士兵刚洗完澡正在穿衣服,一些人已经去游戏室或者录象室……或者图书馆去消磨时间了。现在没有人关心家庭作业,虽然还有人在做功课。
      维京出现在门口,挥动新命令。
      第二场战斗,在“同一天”。
      “这一次很紧迫,而且没有时间了,”维京说,“他们二十分钟前告诉波让指令了,在我们到达大门的时候,他们可能已经在里面至少有五分钟了?!?br />  他派了靠近门的那四个士兵——他们都很年轻,但是已经不再是新兵了,他们现在都是老兵了——让他们把离开的那些士兵都找回来。比恩很快地穿上了战斗服——他已经学会了该如何自己去做,但是也听过很多笑话,说他是唯一需要练习穿衣服的士兵,而且现在他穿得也很缓慢。
      有很多人在穿衣服的时候抱怨命令的愚蠢,飞龙战队不时爆发出大声的喊叫?!安杂蹦迨巧糇畲蟮囊桓?,但是即使是“疯子”汤姆,那个总是笑对任何事情的人,也在表示出愤慨。当汤姆说,“没有人同一天打两场战斗!”的时候,维京回答,“也没有人击败过飞龙战队。这次你希望被打败么?”
      当然不。没有人想要失败。他们只是想抱怨一下。
      虽然花费了一点时间,但是最后他们集中到了战斗室的走廊里。大门已经打开了。一些最后到达的还在整理他们的闪光服。比恩就跟在“疯子”汤姆的后面,这样他可以向下看到战斗室里面。很亮的灯光。没有星星,没有格子,没有任何的隐蔽地。敌人的大门也是打开的,而且一个火蜥蜴的队员都看不到。
      “我的天啊,”“疯子”汤姆说,“他们也还没有到?!?br />  比恩的眼睛转了转,他们当然已经到了。但是在一个没有遮蔽的房间里,他们只能让他们自己在天花板上布阵,在飞龙战队的大门周围集结,准备在他们穿过大门的时候给他们造成破坏。
      维京注意到了比恩的面部表情,然后笑着在嘴唇上竖起一根手指让他们保持安静。他指着大门的四周,让他们知道火蜥蜴战队在那里集结,然后建议他们后退。
      战略很普通也很明显。因为波让·马利德很痛快地让他的士兵倚着墙壁,准备屠杀,他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找到正确的进入战斗室的方法来屠杀他们。
      维京的主意——比恩很喜欢——就是让把大块头的士兵的双腿后屈并且冰冻,让他们变成装甲车。然后一个小的孩子跪到他的小腿上,用一支胳膊抱住大个头士兵的腰,准备开火。最大的士兵都被用来作为投掷者,把每一对这样的组合扔到战斗室里面。
      这一次个头小发挥了优势。比恩和“疯子”汤姆被维京拿来作为他的设想中组合方式的示范。结果是,当头两个组合被扔到室内的时候,比恩就开始成为一个屠夫。他几乎立刻就冰冻了三个人——如此近的距离,光束密集,杀伤效果很快就显示出来。当他们离开了有效射程范围的时候,比恩绕着“疯子”汤姆爬动,从他身上弹出,向东略靠上地滑行,汤姆那时更快地想战斗室较远的一边滑去。当其他的飞龙战队队员看到比恩是如何设法留在里面吸引火力,边向旁边移动并且尽力继续攻击的时候,很多人也做了同样的事情。最后比恩失去了活动能力,但是那不是什么大问题——火蜥蜴已经被消灭了最后一个人,而且他们中的每一个都没有离开墙壁。即使显然他们是容易被击中的,固定的目标,但是波让直到被冰冻也弄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被击败。也没有其他的人主动去违反他原来的命令开始移动,那样他们就不会那么容易被击中的。那不过是在一个用恐惧来指挥战队,全部由自己进行指挥的指挥官早晚会被击败的众多例子中多加了一个罢了。
      整个战斗,从比恩骑着“疯子”汤姆进入大门,直到最后火蜥蜴战队全部被冰冻,只花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
      让比恩感到惊讶的是维京,他通常都很冷静,但是这次他发火了并且表现了出来。安德森少校甚至没来得及给维京的胜利一个官方的祝贺,就受到了维京怒火的攻击,“我原以为你们会让我对抗一支和我们进行公平竞赛的队伍?!?br />  他怎么会那么想呢?维京肯定曾安德森做过某种交流,肯定有什么承诺没有兑现。
      但是安德森并没有去解释,“祝贺你胜利了,指挥官?!?br />  维京不打算拥有这个胜利。那不是通常的情况。他转向他的战队,呼叫比恩的名字?!叭绻闶腔痱狎嬲蕉拥闹富庸?,你会怎么做?”
      由于另一个飞龙队员曾在半空中推动过他,比恩现在正在飘向敌人的大门,但是他听到了这个问话——维京在这方面还不是很敏感。因为那对火蜥蜴的轻蔑语调,让最小的飞龙战士去指正波让的愚蠢的策略,他知道那会造成多么严重的错误,所以比恩不想回答。维京还没有被波让掐住咽喉,但是比恩曾有过。但是维京是指挥官,波让的策略也确实是愚蠢的,这么说出来简直太有趣了。
      “在大门前保持不规则的运动,”比恩大声回答,让每个士兵都可以听到——甚至火蜥蜴队员,他们正安静地在天花板上呆着?!暗钡腥饲宄愕奈恢玫氖焙?,你决不能静止不动?!?br />  维京再次转向安德森,“当你想?;ㄕ械氖焙?,你为什么不让别人耍得更高明一点!”
      安德森仍然很平静,他忽视了维京的咆哮?!拔医ㄒ槟慵险蕉??!?br />  维京今天不打算在仪式上浪费时间。他立刻按了按扭解冻了双方的队员。没有集结来接受投降的仪式,他立刻呼喊,“飞龙战队解散!”
      比恩是那些最靠近门的士兵之一,但是他几乎等到了最后,这样他就可以和维京一起离开?!俺す?,”比恩说,“你刚刚羞辱了马利德,而且他——”
      “我知道,”维京说。他跑离了比恩,不想听他的话。
      “他很危险!”比恩在他身后喊道。白费劲。维京已经知道他激怒了那个失常的欺凌弱小者,他也根本不在乎。
      他是故意做的么?维京总是可以自我控制,总是很有条理的。但是比恩不能想象有什么计划需要他对安德森少校呼喝,并且在所有士兵面前羞辱波让·马利德。
      维京为什么做这么愚蠢的事情呢?
      几乎不能去思考几何问题,即使明天要考试也一样??翁米饕迪衷谕耆恢匾?,现在他们还是不停讨论测验,而且做出来或做不出他们的功课。最近的几天,比恩开始不能得到满分了。不是他不知道答案或者该如何理解它们。而那是因为他的思路总是在考虑更麻烦的事情——敌人可能使用的新手法;教官们可能拿来做障碍的新诡计;无论什么,肯定都可以用在大规模的战斗上,象这样会破坏整个系统;当虫族被打败以后,那样的事情可能发生在地球和I.F.之间。如果他们失败了,那么固体的体积,截面积、表面积和维度就没有什么值得关心的了。在昨天的测试中,要求计算行星和恒星附近的引力情况,比恩最后放弃了,他写到:
      2+2=pi*SQRT(2+n):当你知道n的取值的时候,我就可以完成测验。
      他知道教官们都知道在发生什么,如果他们想假装文化课还很重要,就让他们去好了,但是他不必跟着玩。
      同时,他知道这个关于引力的问题,那是在未来国际舰队中是可能发生的困难。他也需要彻底了解几何学,虽然他有很好的数学头脑,但是他不会成为一个工程师或者炮术家或者火箭科学家什么的,最可能是一个飞行员。但是他必须知道他们究竟了解什么并且更加精通,否则他们不会尊敬他并跟随他。
      今晚就到这里算了,比恩想。今晚我要休息。明天我会学我需要学习的东西。等我不这么疲劳的时候吧。
      他闭上了眼睛。
      但他又睁开了他们,他打开了柜子拿出他的小型电脑。
      在鹿特丹的大街上的时候,他也是很疲劳的,因为饥饿、营养失调和绝望而精疲力尽。但是他保持警惕,不停思考。所以他才能够生存。在这支战队里,所有的人都很疲劳,那意味着将会发生越来越多的愚蠢的错误。比恩,他们每个人,都有最终变成笨蛋的可能性。愚蠢可不该是他唯一的资本。
      他登录进去。一个消息显示在他的显示器上。
      立刻来见我——安德。
      只有十分钟就要熄灯了。也许维京在三个小时前就发送了消息。但是迟到总比不到好。他滑下床铺,不打算和鞋子找别扭,他穿着袜子走进了走廊。他敲了那扇门,门上写着:
      [指挥官
      飞龙战队]
      “进来,”维京说。
      比恩打开门走了进去。维京看上去和格拉夫上校平常的样子一样,很疲劳。眼睛周围有着黑眼圈,面部皮肤松弛,拱着肩膀,但是眼睛依然明亮,精力旺盛,在观察,在思考?!拔腋湛吹侥愕南?,”比恩说。
      “很好?!?br />  “快熄灯了?!?br />  “我会帮你找到黑暗中的路的?!?br />  这个挖苦让比恩感到惊讶。和往常一样,维京完全地误解了比恩话里的意思?!拔抑皇遣恢滥闶欠褡⒁饬耸奔??!?br />  “我总是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的?!?br />  比恩在心里叹息。那不是挫败感。无论什么时候他和维京交谈,都会变成某种令人厌烦的争执,无论用自己的方式或者其他士兵的方式回答,比恩总是输。但是那将是吹?;蛘卟凰炒拥募蘖?。那不是士兵希望的军官说话的方式。不论“疯子”汤姆是否报告了比恩的贡献。报告任何非公共记录的部分,那都不关比恩的事?!敖裉焓峭芬淮嗡侨梦夷敲丛缟ナЩ疃芰?,但是计算机统计出在我停止攻击之前击中了十一个敌人。我从没有在任何一场战斗中击中少于五个敌人。我也完成了交给我的每项任务?!?br />  “他们为什么让你这么小就成为士兵,比恩?”
      “不比你年轻多少?!奔际跎喜蝗?,但是很接近了。
      “但是,为什么?”
      他知道什么了呢?那是教官们的决定。他发现比恩就是那个确定名单的人了么?他知道比恩选择了他自己么?“我不知道?!?br />  “不,你知道,我也知道?!?br />  不,维京没有明确地问为什么“比恩”成为了一个士兵。他是在为为什么这么年轻的新兵突然得到晋升?!拔沂宰挪虏夤?,但是那也只是个猜测?!北榷髂切┎虏獠蝗际遣虏狻窍衷?,那不是维京能知道的?!澳恪浅S判?。他们知道,他们想让你提升——”
      “告诉我‘为什么’,比恩?!?br />  现在比恩明白了他真正要问的问题?!耙蛭切枰颐?,就是这个原因?!彼降厣峡词裁?,他没有看维京的脸,而是看他的脚。比恩知道本不想知道的事情。那些事情教官们也不知道他知道。现在很有可能教官们正在监听他们的交谈。不恩不能让他的面孔暴露出他到底知道多少?!?br />  因为他们需要人去打败虫族。那就是他们唯一关心的事情?!?br />  “那很重要,你知道,比恩?!?br />  比恩象要问他,为什么“我”知道那一点很重要?或者你只是说每个人都知道这一点?你到底看没有看到,了不了解我是什么人?好象我就是“你”,不过更聪明,不可爱,战略更好也更弱小的指挥官么?如果你失败了,如果你崩溃了,如果你生病或者死亡了,那么我就是那个人么?那就是我需要了解的原因么?
      “因为,”维京继续,“这所学校中的绝大多数男孩认为游戏‘本身‘很重要,但是并不是这样的。那重要只因为能帮助他们找到能够培育成在战争中真正指挥官的孩子。至于游戏本身,只会增加压力。他们在做的事情不过是在加快游戏速度?!?br />  “很好笑,”比恩说,“我以为他们仅仅是为我们才这么做的?!辈?,如果维京认为比恩需要这些解释的话,那说明他“不”了解比恩究竟是什么人。现在,比恩在维京的宿舍里,和他进行交谈。就是这样。
      “一场提早了九周的战斗。每天一场战斗。现在是一天两场战斗。比恩,我不知道教官们到底在做什么,但是我的战队疲劳了,我也疲劳了,他们根本就不在乎游戏规则。我从计算机里面调出了过去的记录。在整个游戏中,从没有人曾经击败这么多敌人,并且自己方面的士兵伤亡如此少?!?br />  这是什么,吹牛?比恩回答了,就好象他要的就是吹牛似的?!澳闶亲詈玫?,安德?!?br />  维京摇摇头。如果他从比恩的话中听到了讽刺,他也没有作出反应?!耙残?。但是我得到这些士兵并不是偶然的。新兵,被其他战队排挤的老兵,但是他们聚集到一起后,我队伍中最差的士兵到了别的战队都可以当小队长。他们给我设置了什么,现在他们则在给我制造障碍。比恩,他们希望打败我们?!?br />  看来,即使维京不知道是什么人做了的选择,但是他已经知道飞龙战队是被特别挑选出来的了。也有可能他什么都知道,但是现在在比恩看来,那就是他关心的全部了。比恩很难猜测到底维京的行动有多少是有计划的,还有多少只靠直觉?!八遣荒苌撕δ愕??!?br />  “你惊讶么?”维京的呼吸突然急促起来,好象被针刺一样,或者在风中突然窒息一样;比恩看着他,不能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根本就不是在引诱他,维京其实是相信他的,虽然很少。安德正在让比恩看到他人性的一面。带他进入到他的集团的核心。让他成为……什么呢?顾问?还是心腹?
      “也许你会感到惊讶的,”比恩说。
      “我每天能够想到的聪明点子还是有限的。每个人都正在想出我以前没有想到的东西,但是我不能作好准备?!?br />  “最坏能发生什么呢?”比恩说,“不过是输掉一次游戏?!?br />  “是的。那就是最糟糕的事情。我不能输掉‘任何’游戏。因为如果我输掉了‘任何的’……”
      他没有说完他的想法。比恩怀疑维京到底想到了什么。这就是那个传奇的安德·维京,完美的战士,也会有失败?或许他的战队会失去对他的信心,或者失去他们无敌的信念?或者和真正的大战有关,在战斗学校这里一次战斗的失败可能动摇教官们让安德成为未来的指挥官,成为舰队领袖的信心?怀疑他是否能在虫族入侵舰队抵达前做好准备?
      再一次,由于比恩不知道教官们到底知道多少他对于战争进展的猜测的情况,所以他最好还是保持沉默。
      “我需要你的智慧,比恩,”安德说,“我需要你想到我们还没有看到的问题,并想出解决的办法。我希望你尝试那些其他人没有试过的事情,因为他们都是些蠢货?!?br />  那是什么意思,安德?你今晚让我到你的宿舍到底要决定什么?“为什么是我?”
      “因为虽然飞龙战队里有些士兵比你更好——不多,但是有——但这里没有人的思维比你更活跃,更敏捷?!?br />  他“还是”看到了。在一个月被挫败感包围之后,比恩注意到现在情况有一点好转。安德看到了他在战斗中的表现,通过行动来判断他,而不是由于他在功课上的名声或者那些所谓的学校历史上他成绩最好的那些谣言。比恩赢得了他的高度评价,这个评价是由比恩在学校中唯一希望得到肯定的人那里说出来的。
      安德拿出他的小型电脑给比恩看。那里有十二个名字。每个小队都有两个到三个名字在上面。比恩立刻就明白了安德是怎么选择的。他们都是很好的战士,自信而且可靠。但是不是那些光芒四射的,那些表现欲强和好卖弄的。他们实际上都是那些小队长以外比恩评价最高的人?!按永锩嫜≡裎甯?,”安德说,“每个小队一个。他们将是一个特别的小组,你来训练他们。你只能在额外练习中进行训练,并告诉我你是如何训练他们的,不要在每项训练中花费太多的时间。绝大多数时间,你和你的小组是你们自己所属的小队的一部分。但是当我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将去完成只有你们才能完成的任务?!?br />  还有什么其他的和这十二个人有关的东西,“他们都是新兵,没有老兵?!?br />  “从上个星期以后,比恩,我们所有的士兵都是老兵了。你注意了没有,在战绩榜上,我们所有的四十名士兵都排在了前五十位?你必须找到第十七位以后才能找到‘不是’飞龙战队的士兵?!?br />  “如果我什么都不能想到的话怎么办?”比恩问。
      “那我就看错你了?!?br />  比恩笑了,“你不会错的?!?br />  灯灭了。
      “你能回去么?比恩?!?br />  “也许不能?!?br />  “那就留在这里好了。如果你仔细听,你能听到晚上有善良的仙女来,给我们留下明天的任务的?!?br />  “他们明天不会让我们进行新的战斗吧,是不是?”比恩认为那是个笑话,但是安德没有回答。
      比恩听到他爬上了床。
      作为一个指挥官,安德仍然很小。他的脚离床尾还很远。有足够的地方让比恩蜷缩在床尾休息。于是他爬上铺位,静静地躺着,以免打搅安德,当然如果他睡着了的话。如果他没有睡着而只是静静地躺着呢?他在试图了解……什么呢?
      对于比恩来说,任务是去考虑不可想象的——可能被用来对抗他们的愚蠢的策略和方法;他们可能使用的同样愚蠢的变化,以此在其他的战队里撒播混乱的种子,比恩猜测着,把它们归结到完全无必要的策略中去。既然几乎没有别的指挥官能够明白为什么飞龙战队正在取胜,他们会继续模仿战斗中曾经使用过的战术,而不能明了安德将用于下一步训练和组织战队的新方法。拿破仑曾说过,指挥官唯一曾经真正控制过的只有他的军队——训练、士气、信赖、勇猛、令行禁止,到了战争中次要是位置、补给、安置、调动、忠贞和勇气。敌人将如何做,会带来什么机会,那都挑战着现有的计划。在有阻碍或者机会出现的时候,指挥官必须能够及时改变作战计划。如果他的军队没有准备好或没有意愿回应他的意志,他的智慧就什么都不是。
      没有效率的指挥官不会了解这些。他们错误地认为安德的胜利是因为他的战队反应流畅,变化灵活,他们只想仿效曾看到过的某些他用的特定手法。即使比恩创造的新方法与战斗的胜利无关,那也会让其他的指挥官在这些无用的地方去浪费时间模仿。他会不时提出有用的点子。但是在整体上来说,那不过是个余兴节目。
      那对比恩很好。如果安德想要余兴节目,那么他选择比恩进行这场表演有什么关系呢?比恩可以能做多好就做多好。
      但是如果安德整晚都醒着的话。那不是因为他在关心飞龙战队明天、后天、再以后的战斗。安德正在思考那些虫族,他怎么把训练里的心得带到战场上打击他们,真正的生命仰赖于他的决定,整个人类的生存则仰赖于决定的结果。
      在那个方案里面,我的位置是什么呢?比恩想。我很高兴责任由安德来担负的,那不是因为我不可以担负它——我也许可以——而是因为我更相信安德能够比我更好地担起这个责任。不管怎样,安德是那种在士兵赴死的时候仍然会爱戴,信赖的指挥官,虽然我还没有找到任何证据。但是即使没有基因优化,安德也有超出测试测量范围的能力,那比智力深刻地多。
      但是他没有必要去独自承受。我能够帮助他。我能够忘记那些几何学、天文学和所有那些相似的废话,全神贯注于他正在面对的问题。我会研究其他动物的战斗方式,特别是那些象集群的昆虫,既然蚁族的方式那么象蚂蚁,而我们则是灵长类。
      而且我能够照顾他的背后。
      比恩再一次想到波让·马利德。他的愤怒有致命的威胁,和那些鹿特丹的欺凌弱小者一样。
      为什么教官们要把安德推到这样的境地呢?他显然是另一个男孩憎恨的目标。战斗学校的孩子在心里战斗。他们渴望胜利凯旋,不情愿败北。如果他们没有这样的特性,他们就不会被带到这里。那就是说,从一开始,安德已经被其他人孤立了——很小但是更聪明,他现在是指挥官,带领士兵战斗,他让其他的指挥官看上去和小孩子一样。一些指挥官对这种失败心悦诚服——卡恩·卡比,就是个例子,他在安德的背后称赞他,学习他的战斗,努力了解该如何取得胜利,而没有意识到他应该学习的是安德的训练而不是他的战斗,他应该理解安德胜利的原理。但是其他绝大多数的指挥官都是愤恨的、害怕的、惭愧的、生气的、嫉妒的,而且在他们的性格中他们把这种感觉转化为暴力行为……如果他们非常确定会成功的话。
      和鹿特丹的街道上一样。和欺凌弱小者一样,他们不停争斗,为了霸权、等级、尊敬。安德已经把波让给剥光了。他不能忍受,他要复仇,就象阿契里斯为他的耻辱复仇一样。
      教官们都明白这点,他们也打算这样。安德显然在他们的所有给他设置的测验中成绩都很辉煌——包括他也学过的战斗学校的通常教育。那么他们为何不让他学习更高水平的东西呢?因为他们还有一堂课他们要尽力上完,或者他们正打算让他通过一次测试,但是不在正常的课程表内。这个特殊测验可能会以死亡作为结束。比恩有感到被波让的手指掐住咽喉的感觉。有个男孩,一旦他开始,就会尽全力在最短时间内完成对受害人的谋杀过程。
      他们把安德投入街道上的境况中。他们正在测试他是不是能够生还。
      他们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那些傻瓜。街道不是测试,那是抽奖。
      我是一个胜利者——我还活着。但是安德的生还不会依赖于他的能力。运气占了太大的比重?;挂闵隙允值募际?,决心和力量。
      波让不能控制情绪,这可能是他的弱点,但是他出现在战斗学校意味着他不是没有本事。他成为一个指挥官是因为某一类型的士兵会跟他走,即使有死亡和恐惧。安德正处在必死的危险中。而那些教官们,他们在把我们当作孩子,根本没有看到死亡的脚步有多么迅速。只要注意力分散几分钟,离开远一点你就不能及时赶到,你们宝贵的安德·维京,你们寄托了所有希望的人,将会死得不能再死了。我曾经在鹿特丹的街道上见过那种情况。在这里,太空中,那发生起来也和清理房间一样容易。
      于是比恩今晚放弃了去做功课,他躺在安德的脚边。现在他有了两个新的课题要研究。他要帮助安德准备好他正关注着的战斗,和虫族的战斗。而且他要帮助他进行在街上的战斗,那些就要降临到他身上了。
      安德也不是那种容易遗忘的人。在安德早期的自由训练中就有一些类似的事情在战斗室发生,安德已经接受了自我防卫的课程,也知道一些一对一格斗的方法。但是波让不会和他一对一打斗的。他太敏感了,知道会被打倒的。波让的目的不是要再来一次,他不要任何辩护,那会是惩罚。那会是铲除,他会带一队人去的。
      教官们不会真正意识到这种危险的,等他们意识到就太晚了。他们不认为这些孩子会“真正”做什么事情的。
      所以,比恩在思考过该让他的新小组做什么样聪明的和愚蠢的事情后,他就开始想波让会如何做,去揭露,他必须要在安德维京一个人的时候干,要不就根本不干。放过波让的事情。为了失去的士气和名誉,很多欺凌弱小者可能站到波让的一边去的。
      这是安德“不能”去做的事情。但是它会被做出来的。

    SiteMap 河北燕赵排列5 ArticleSiteMap

  • 杭州:外地载客汽车办临时通行证有新规 2019-05-03
  • 谈具体的吧,别装模作样了。客观事实与观察事实、科学事实有什么不同? 2019-05-03
  • 近十年自主创业大学毕业生比例明显上升 创业需要注意啥? 2019-05-02
  • 老人惨遭3车辗轧元凶逃逸  松桃警方破获谜案抓住真凶 2019-04-26
  • 三星Gear S4智能手表曝料:支持LTE 金色配色三星GearS4智能手表曝料-手机行情 2019-04-24
  • 淮南23家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单位被挂牌督办 2019-04-24
  • 超九成人有手机不良用眼习惯(健康互联网) 2019-04-19
  • 未来十天 山西以对流性天气为主 多阵性降水 2019-04-17
  • 王斐任四川省德阳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2019-04-17
  • 互联网巨头纷纷投身消费金融 2019-04-15
  • “中国红枣之乡·临县特色旅游”产品推介会将于6月23日开幕 2019-04-14
  • 河北省第十五届运动会 青少年组武术套路比赛圆满落幕 2019-04-11
  • 崔世安:港珠澳大桥有助推动粤港澳三地可持续发展 2019-04-11
  • 中方坚决捍卫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 2019-04-07
  • 安徽查处16批次不合格食品 2019-0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