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民的力量——一份大报,与一个大党、一个大国的故事 2019-07-15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赶上好时代的铁路修车人 2019-07-15
  • 中共中央组织部“12380”举报网站 2019-07-13
  • 你才是“蠢货”!土地是自然存在的地球的一部分,并不是人类劳动成果,哪来价值?土地不是劳动成果,没有价值,正如空气和阳光不是劳动成果,没有价值一样。懂吗... 2019-07-13
  • 信心持续攀升预期比较乐观 2019-07-11
  • 安徽古井集团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7-11
  • 武警宁夏总队机动支队进行实战化训练考评 2019-07-11
  • 让干事者放下包袱(人民论坛) 2019-07-11
  • 大妈下台阶摔伤致残 银行被判承担15%责任 2019-07-06
  • 马航客机在乌坠毁现场尸体散落 俄救援人员现场救援 2019-07-06
  • 中国元素闪耀亚平宁——2015米兰世博会强国论坛探秘中国馆系列访谈 2019-07-02
  • 王牧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01
  • 学生晒大学四年“毕业账单” 上课时长达3278小时 2019-07-01
  • 广州:两套菜单等9类行为将遭禁 2019-06-27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6-27
  • 当前位置: 河北燕赵排列5 > 幕僚 > 第六章 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燕赵福彩网官网排列七:第六章 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河北燕赵排列5 www.lafcn.com 绝大多数恶人,寿命都不长,根本原因在于,但凡是恶人,既有恶人要收他,也有善人要杀他。他的仇家太多,能够保住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梢灿懈霰鸲袢顺っ偎?,实在是因为这类恶人行事极其谨慎,自我?;すぷ髯龅煤?。马震天基本也属于这样的人,他从来都不会轻易相信别人。

    王家算是洪江的世家,望族,王子祥又是长门长孙。王子祥本人有三兄弟,其父有两兄弟,不论更远的,单是这些人,在洪江就已经是大族。王子祥这一辈,仍然活在世上的,有五个人。其子侄辈,有几十个,孙辈更是有几百个。

    王子祥去世的消息,由王顺喜派人报丧给三个哥哥,又分别向族中各家报丧,一时间,族中妇女,灵前哭丧的,便有上百人之多。王顺喜的窨子屋虽大,也容不下这么多人,许多妇女,只能披麻戴孝,跪在外面。

    偏偏天公不作美,午时三刻,下起了瓢泼大雨。洪江的排水系统设计虽好,但也经不起如此长时间的大雨,跪在王家门外的妇人们不仅全身淋得透湿,而且几乎全都是跪在了水里。这场雨,后来被洪江人传得神乎其神,说王子祥活成了精,临死还不忘警示家人,要多行善少作孽??上У氖?,王家子孙,没有人能窥破此中玄机。

    在此期间,有几件大事,必须介绍。

    第一件大事,王顺清是朝廷命官,按照规定,应该丁忧。丁,据说是遭逢、遇到的意思,忧,自然就是指长辈之丧。自汉代开始,便有了丁忧制度,后来历代,沿袭此制。丁忧制度非常严格,从得知丧事的那天起,二十七个月内,均为官员的丁忧期,即守制三年。丁忧期间,守制官员必须着孝服,吃住睡均在父母坟前,不喝酒,不洗澡,不剃头,不更衣,停止一切娱乐活动。

    丁忧制度,文武官员,处置方法不同。文官丁忧时间,从得知丧讯的那一日开始计算。其职位指定一人代理,皇上降旨后正式离任,真到丁忧期满,向朝廷复职。武官则是给假一百天,原职不解除,丁忧期间的相关职事,由人代理。

    王顺清是武官,按照这种规定,自从得知父亲去世的那一刻起,他便进入丁忧期,也就是居丧假期,汛把总署的相关工作,全部交给杨兴荣。

    此事急坏了古立德。古立德正和乌孙贾商议,开展一次大规模剿匪行动,王顺清作为七品汛把总,自然应该由他来任前线总指挥??赏跛城逭庖欢∮?,若是再要他履行职务,那叫“夺情”。夺情的权力在皇上手里,别说一个县官,就算是再高级别的官员,也无权做这件事。

    这件事,后来也被人们传得神乎其神。洪江人说,王子祥早已变成了天上的星宿,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他早已经算准,王顺清若是亲自指挥这次剿匪,整个王家,将会因此遭遇大祸。在实在无力阻止的情况下,他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使得三子处于丁忧之中,因而逃过一劫。

    事实上,王子祥确实在前几天和三子王顺清谈过一次话,其中心意思,是要儿子辞官。儿子说:“这个官,不能辞。”王子祥问:“为什么不能辞?”

    王顺清便和父亲讲道理。他很清楚,父亲之所以要他辞官,是因为担心。担心什么,父子俩心知肚明,所以,他没有说。问题的根本在于,他现在还在台上,别人若是要查他,一方面,要看点同朝为官的面子,二来,他能在同一个地方当这么长时间的官,没点背景,肯定是不行的。他可以动用自己的靠山,做一些相应的事情。第三,他手中还有权力,别人查他,他既可以在第一时间得到信息,也可以反制他人。一旦失去了官职,他就是平民一个,只能任人宰割,他却无能为力。

    王子祥说:“那你就申请调离。”

    王顺清说:“那也不行。”

    王子祥问:“为什么又不行?”

    王顺清说:“爹,你一生没有当过官,哪里知道这当官的门道?当官的人,没有人不是势利眼。你在台上,他们把你当爹供着,一旦你离开,人走茶就凉。哪怕你到了别处做官,也是一样。何况,你去别地为官,信息不灵,若是有人在背后搞你,你很难知道。”

    王子祥最后说:“你说的这些,确实有你的道理,但我说的,也有我的道理。总而言之,你这个官,不能再当了,至于怎么善后,你自己想清楚。”

    王顺清也想善后。这个问题,以前没有想过,现在想,似乎为时已晚,身陷其中,难以自拔了。

    没料到,父亲给他来了这一手。当时,他还没意识到,父亲这样做,其实是既想救他,又想救四子王顺喜,更是想救整个王氏一族。

    第二件大事,自然是古立德剿匪的事。这件事,和王子祥的丧事,关系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古立德这次剿匪的目标,是野狼帮。野狼谷的主要区域在洞口县,古立德要剿匪,必须另外两个县配合。所以,他不得不去找乌孙贾。乌孙贾满口答应,由他来协调另外两个县。同时又强调,另外两个县只是配合,主要是以黔阳县民团为主。

    既然为主,就一定要选好一个主帅,这个人,自然是王顺清最适合。王顺清这个人,虽然贪财好色,带兵打仗,却不含糊,是最好的主帅人选。一切准备就绪,单等约定时日一到,立即开仗时,意外出现了。王子祥之死,令古立德措手不及。

    既然王顺清不能担任主帅,目前代理王顺清职务的杨光荣,又似乎不足以担任主帅之职。古立德不得不临阵换将,指定民团总指挥官叶世延担任主帅。

    古立德将这一安排告诉王顺清时,王顺清显得有些疑虑,却又什么话都没说。

    王顺清有疑虑是显然的。叶世延这个人,王顺清虽然不十分熟悉,毕竟还是了解。他只不过是黔阳县的一名武师,在黔阳县城开了一间武馆,以授徒为业。叶世延堪称当地一代名师,门人弟子,遍布宝庆地区乃至长沙。但一代名师,是否就能领兵打仗?难说。而黔阳的民团,由几个部分组成,比如洪江汛的五十多名汛兵,黔阳洪江两个巡检司的二十几人,显然都不会听命于叶世延。就算民团,洪江民团和黔阳民团,从未协同训练,由叶世延这样一个民间人士指挥,本身就是一大问题。

    王顺清没有提出这一点,而是提出了另一个问题,同样是一个根本性问题:三县会剿,协同是大事,宝庆府是否派人负责协同?

    古立德摇头表示没有。王顺清明白了,乌孙贾绝对不希望古立德立下这个大功,相反,他希望古立德失败。这话,王顺清自然不会说。

    第三件大事,当然是王子祥的葬礼。毕竟是洪江的尊长辈,洪江组成了一个以余兴龙为首的庞大的治丧委员会,委员会下面,设立了几个临时工作机构。一个机构负责唱七天大戏。其时,恰好长沙有一个戏班子在洪江,王家便请了这个戏班子,又请了宝庆的一个戏班子,两个戏班子在洪江连轴唱大戏,一连唱了七天。另一个机构负责做法事,他们分别请来嵩云寺的僧人以及水佛洞的女尼,还请了一些道士,开了两个场?;褂幸桓龌?,负责选墓地。其他还有几个机构,诸如负责后勤保障之类。

    第四件大事,与余兴龙有关。余兴龙和王子祥,年龄只相差几岁,两人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正因为这一缘故,余兴龙出任了王子祥治丧委员会的会长。当然,这只是一个名义职务,大概由于自己也到了年龄,自知不久于世,不想太过动情,或者避免见景生忧的缘故,余兴龙只是在第二天,去了一次王子祥的灵前。

    站在王子祥的灵前,余兴龙好一阵沉默,直到临走时,才说了一句话:“老弟啊,你这是何苦?我不是跟你说过吗?儿孙自有儿孙福啊。”

    正是余兴龙的这句话,后世有了很多版本的解读。

    余兴龙说这句话的时候,余海风就在他的身边,一直扶着他。余海风坚持认为,王子祥之死,背后一定有很多内幕,而这些内幕,只有一个人看清了,这个人就是爷爷余兴龙。

    王子祥下葬那天,持续了几天的雨,突然就大了起来,甚至比王子祥去世那天的雨还大。天幕之上,全都是黑云,一阵又一阵的闪电,似乎要将黑色的天毯给撕开,一声又一声的炸雷,炸得人心惊肉跳。

    因为选定了时辰,王家不好不出殡。而出殡的队伍,有几里路长,最前面抬棺的,已经接近嵩云山,后面的,还没有出洪江城。事前准备的所有纸人纸马,全部被雨湿透,参加出殡的人,没有一个不是满身雨满身泥。

    事后,有几十个人得了重感冒。洪江人因此说,这个老爷子,真是人精,死也就死了,竟然还要闹出这么大一场事来。

    出殡队伍中,有两个人不在,一个是余海云,另一个是马智琛。送葬的人实在太多了,这两个人没有到,也没人注意。这两个人没有来,是因为前一天晚上受了伤。

    王老爷子去世,余家的两个儿子在这里帮忙,有事做就做事,没事做的时候,就守灵。连续熬了多夜,余海云实在有些熬不住了,便想,反正这里人多,自己何不趁着这机会,溜回去睡一觉。明天是大出殡的日子,累倒了就不好了。

    这样拿定主意,余海云走出了王家,往家里走去。

    王家和余家,隔了三条街道,为了赶近路,余海云尽钻小巷子。不想,刚从一条小巷拐进另一条小巷,突然觉得身后有异。余海云是习武之人,虽然极度疲劳,感觉还算灵敏,当即本能地向旁边一闪。也就在同时,他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腰间掠过,扎在巷子边的墙壁上,发出特别的响声。

    与其同时,余海云侧身,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到袭击他的是一个蒙面黑衣人,虽然是在黑夜之中,依然可以看到他的一双眼睛狠毒如刀。黑衣蒙面人下手狠毒,大有一招就置余海云于死地的架势,这一招没有刺中余海云,身体已经冲撞到余海云身边。

    余海云到底是疲劳过度的人,反应有些慢,他还没来得及还手,黑衣蒙面人手中的兵器又一次横扫过来。余海云只能侧身跳开,身子却撞到一堵墙上。这一撞倒是把余海风撞醒了。他迅速判断形势,这是一条小窄巷,两边都是窨子屋,好几丈高,若想越过这些房屋逃走,根本不可能。唯一的办法,只有应战??纱蚨菲鹄?,巷子毕竟窄了,难以施展手脚。

    因为天黑,余海云看不清蒙面人手中拿的是什么兵器,从长度判断,像是刀,但从对方挥动时的声音判断,又像是棍。因为这个兵器不是太长,在小巷中,倒有优势。相反,余海云赤手空拳,只能近身攻击,而他的近身企图,都被对方的兵器阻住。有好几次,余海云闪避不及,身体的某一处,均被对方的兵器触到,多处表面受伤。

    一开始,余海云谨记舅舅的叮嘱,没有使用腿法。连着被几次攻击之后,他开始意识到,不使用腿法,自己不仅无法逃脱,还有可能被杀死。

    认清形势后,余海云冷静下来,不得不采取了两败俱伤的打法来扭转局面。他见蒙面人的武器扫来,不再避让,而是主动攻上去,右手出拳,直捣蒙面人的面门。蒙面人见到这种鱼死网破的打法,倒是愣了一下,手下迟疑,身体先避让。蒙面人注意的是余海云的双手,想不到余海云的腿法更加厉害。就在蒙面人避让余海云的右拳时,蒙面人手中的兵器,击中了余海云的腰部,显然因为刚才的避让,力度减了许多,只是兵器的头部从余海云的腰部划过。而同时,余海云的腿已经踢中蒙面人的胸部。

    蒙面人挨了这一踢,猝不及防,一连退了几步,刚刚稳住身形,不料余海云的腿法是个连环招,第一招使完之后,立即变招,跟着使出第二招。蒙面人还没回过神来,余海云已经的第二招已经到了。

    余海云所用的,和上次在半山亭对付余海风的是同一招:穿心腿。这一招接下来有两个变招,一个是连环穿心腿,在对手立足未稳的时候使用,具有较大的杀伤力。另一个变招是出云穿心腿,也就是他用来对付余海风的那个变招。

    这次,余海云只是使用了连环穿心腿。蒙面人显然没想到余海云的后一招会来得如此之快,而且如此之凌厉,完全来不及应对,就被余海云踢中胸部。蒙面人匆忙间应对,身子向后翻,想减缓对手的力道,但已经晚了,兵器失手,当的一声,掉在地上,而他的整个人,一连向后几个翻滚,逃开了好几丈远。

    从前面几轮过招来看,蒙面人的身手不弱,至少手上功夫,不会弱过余海云,有了兵器之后,甚至占了优势。正因为有这一判断,余海云认为,此人虽然中了自己的腿法,应该不会轻易放弃,彼此间,还应该有几个回合的拳斗。让他没料到的是,蒙面人几个翻滚之后,并没有停留,直接逃走了。

    余海云追了几步,一脚踩在黑衣蒙面人摔落的兵器上,立刻拣起来,感觉腰上疼痛,心中翻涌,也怕中了埋伏,就不追了。

    余海云用手一摸腰上,湿漉漉的,估计是受了伤,也顾不了许多,一阵小跑回到家门口,大声喊道:“舅舅……舅舅……”

    崔立开门,余海云闯起去,大叫道:“舅舅,有人想杀我!”崔立已经看到他手中提着的兵器,且腰上鲜血淋淋,吓了一跳,先把他的衣服撩起来,发现余海云的左腰划破了一道口子,鲜血直流。

    崔立一把将他拽到茶几边,从一楼练功厅拿来金疮药,给他敷上。三楼的余成长和崔玲玲听到响动,披着衣服下楼了。

    “海云,出了什么事?”崔玲玲手里拿着蜡烛,凑过来,担心地问。余成长跟在后面,脸色平静。

    茶几边挂着一盏灯,余海云坐在椅子上,崔立给止了血,正在给他包扎。

    “有人想杀我,从背后偷袭我,这个就是兵器。”余海云的手中还握着兵器,这个时候举起来,大家才看清楚,其实就是一根铁棍子,两尺不到,大拇指粗细,一头是尖刺。

    余成长微微一怔:这兵器有点奇怪,或者说,这根本不是正式兵器,只是一个随手用的杀人凶器。

    余海云已经镇定了许多,眉飞色舞地把两人交手的情况说了一遍。余成长的神色变得极其凝重。崔立拿过余海云手中的铁棍,比画了几下:“后面刺,明明是枪的招式,横扫,是棍法的招式,一拳打在你腹部上,分明是罗汉拳的黑虎掏心??!”

    余成长脸色微微一变。

    崔玲玲已经气得脸色发白:“难道是……他?”

    崔立脸色一沉:“海风呢?”

    余海云摇了摇头:“我没跟他在一起,不知道他在哪里!”

    崔立转身,一个箭步冲出了门。余成长跟到门口,喊道:“他舅,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你别冤枉他!”

    崔立回了一句:“我知道该怎么做,我先去看看。”崔立听余海云说了被偷袭的经过,立即得出一个判断:此人是个会家子。既然是会家子,却不用自家兵器,说明是有预谋,不想被攻击者看出自己的武功套路??筛呤志褪歉呤?,听余海云一说,立即就可以得出结论,此人的武功套路很杂,既会使枪,又会使棍,还会使拳。使枪,在洪江城,以崔立为首;使棍,以刘家为首;使拳,崔立、刘家以及马家,都是高手。如果将这几项综合起来,只能指向一个人,他就是余海风。余成长说别冤枉了他,其实也已经认为,袭击余海云的人是余海风。

    崔玲玲也是会家子,她也得出了结论,将海云安顿好以后,她对余成长说:“想不到这孩子那么狠心,居然对海云下毒手。”

    余成长压低声音,对崔玲玲道:“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你怎么就怪到海风的头上?”

    崔玲玲顿时涨红了脸,气愤地说:“不是他还能是谁?你这么护着他,可他就是一匹狼,是不懂得感恩的……”

    余成长忙用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海风是什么性格,我很了解,他不至于这么丧心病狂……”

    崔玲玲哼了一声:“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们……就不该带他回来,这就是引狼入室!”一边说,心中焦急,眼泪就滚落下来。

    余成长把她揽入怀中,崔玲玲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嘤嘤地哭:“成长,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老天要这么折磨我们?”

    余成长低声安慰她:“玲玲,你放心,这个事情一定会水落石出。倘若真是海风干的,我不会饶了他!”

    崔玲玲忙说了一句:“只怕那个时候你心软了。”

    余成长把她紧紧搂住,继续安慰她:“这么多年了,什么风浪我们没有经历过?更何况在洪江,我们余家的根基很深,任何人想破坏余家,都没那么容易!”

    崔玲玲点了点头,哽咽着:“成长,我也是希望一家人和和睦睦,开开心心过日子,我不希望看到不好的事情发生在我们家人的头上……”

    崔立出了家门,到了余海云遭受袭击的小巷子,自然是什么都没有发现。不过他看了现场,感觉黑衣蒙面人是特意在这里埋伏,等候袭击余海云的,用心之险恶,可见一斑。

    接下来,崔立到了王家。王家很多人守灵,到处都是人,灵堂里有很多人在打牌,既有玩撮牌的,也有玩麻将的?;褂行┤宋г谝黄鹛柑焖档?,自然也有些人走来走去。中国人对于死亡,其实是很超脱的,既然死亡已经发生,就被称为白喜,无论是哭丧还是守灵,都只是白喜的一种程序。最初的哭丧已经过去,此时,仅仅只是守灵,人们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并没有太大的异状。崔立在此时出现,没有任何人觉得有异,反倒觉得他应该一直在这里,甚至没有人和他打招呼。他在灵堂里转了一圈,没有见到余海风,转身出来,一眼看到余海风从外面进来。

    余海风穿着黑色裤子,布鞋,上身穿着白色的褂子,辫子卷在脖子上,低着头,一边走,一边系着裤子。余海风走到两条板凳前,那两条板凳是并在一起的。余海风甚至没有向别处观望,坐到板凳上,身子一倒,躺下了。

    崔立走过去。

    余海风打了个哈欠,听到脚步声,睁开眼看了一下,立刻翻身站了起来:“舅舅,你这么早就过来了呀?”

    别人搞不清楚崔立是否一直在这里,余海风是清楚的,他知道舅舅此刻应该在余家。今天是大出殡的日子,他以为舅舅是因此而来,故而有此一问。

    崔立不动声色,看了看余海风。灵堂四周,摆了很多灯,这种灯燃的是食用油,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人添油。因为灯多,室内显得很亮。崔立看余海风,是想知道他有没有受伤,这一看,果然看到余海风左衣袖有一块红色,显然是血迹。

    “你受伤了?”崔立不动声色地问。

    余海风笑了笑:“没事,白天抬东西的时候,碰了一下。”

    崔立点了点头,问了句:“海云呢?看到海云没有?”

    余海风抬头四处看了看,有些疑惑:“不知道去哪里了,两个时辰前,我还看到他的。您找他有事?我去找。”

    “不不,我没事,只是随便问一下。”崔立说,“你不回家休息一下吗?”

    余海风说:“时间不早了,上午要出殡,我在这里躺一下就行了。”

    崔立看了看两条板凳:“刚才我进来的时候,没看到你啊。”

    “我一直躺在这里睡觉。”余海风说,“刚才是被尿憋醒了,出去撒了泡尿。”

    崔立淡淡地道:“我先回去了。”也不等余海风说什么,转身就走。余海风等舅舅走远了之后,才坐下,倒在板凳上睡觉。

    余家人怀疑蒙面人是余海风,可实际上,这绝对是阴错阳差,真正的蒙面人是马智琛。

    余海云认为,蒙面人是想杀了自己,可实际并非如此,马智琛碰到余海云完全是偶然,和余海云动手,也是一时意气。

    马智琛从古立德那里接受的任务中,有一个公开任务,秘密调查无影神手案。这个无影神手神出鬼没,总在人们意想不到的时候,对某一富商下手。马智琛经过多次调查以及分析,认为这个无影神手一定经常在洪江城里游动,熟悉洪江城的一切情况,随时准备作案。因为实在找不到破案的头绪,马智琛就想到了一个笨办法,穿上夜行衣裤,黑布蒙面,提着一根铁棍,在洪江城里四处走动。他倒不是想通过这种方式碰到无影神手,而是要体会一下无影神手作案的心情和手法。

    也是完全凑巧,他躲在角落处,默默蹲守的时候,见余海云过来。

    一念之差,马智琛决定袭击余海云。不为别的,只为那天在江滩训练场,余海云打了自己,他要出这口气。

    马智琛毕竟还是太年轻了,如果换了一个更为成熟的人,此事毕竟已经过去,也就忍了。马智琛却认为,在这小巷子里,自己报复余海云,神不知鬼不觉。这事经不得犹豫,如果犹豫几秒,肯定就是另一个结果。那一瞬间,马智琛脑子里冒出念头之后,立即采取了行动。余海云认为对方是要杀了自己,马智琛却没想过。马智琛知道余海云武功不弱,出手不敢有所保留,才会造成余海云的误解。

    以马智琛最初的设想,一击之下,将余海云打伤,出了一口恶气,也就罢了。实际上,一击之后,马智琛后悔了,他被余海云缠上了,根本脱不了身。为了尽快撤出,马智琛只好出杀招,又不敢现了本门武功。为了尽量逃开,他才不得不一再出狠招。让他没想到的是,余海云还有更厉害的功夫。

    马智琛受了伤,且不清楚伤势到底如何,他不敢大意,主动回了家。马占山见状,立即上前探问,马智琛正要开口说话,话没说出,倒是有东西从口里出来,是一口血。

    马占山、马占坡大惊失色,连忙将马智琛扶进内室。马占林也闻讯起来了,兄弟三人,将马智琛安排躺下,脱下他身上的衣服,就见胸前背后两大块乌紫。兄弟三人一见,顿时脸色大变,相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一刻没说话?;故锹碚剂炙担?ldquo;快,快救智琛。”

    另外两人才惊悟过来,三个人不需要安排,各自分头行动。马占山留在房间内,伸出双手,按住马智琛受伤的部位,调匀自己的气息,将身上所有的气,集中于两掌,再通过掌心,传输给儿子马智琛。

    武侠小说中,将这种疗法称之为功疗,说得神乎其神,说什么耗去多少真气之类。其实,这是一种气功治疗方法,用气功化解伤者体内的瘀血。马占林、马占坡二人,也没有停着,一个去拿马家独创的金创药,另一个,去熬草药。

    刚才,马家三兄弟之所以神色大变,是因为他们对这种伤并不陌生,已经是第二次见到。这种伤联系到马家的一段历史,也是马家来到洪江的原因。

    马占山的父亲也就是马智琛的爷爷,名叫马震天,原是威震西北四省的绿林好汉,箭术百步穿杨,百发百中,手中一把弯刀,刀下亡魂无数,还有一套奔马拳,迅若暴风骤雨,所向披靡。马震天所做的营生,主要是在茶马古道上抢马帮。官府曾经多次派兵清剿,可马震山神出鬼没,官府连他的影子都抓不到。

    有一天晚上,马震天回来时,也像今晚的马智琛一样,进门吐了一口血。马占山三兄弟立即将父亲扶到床上,解开衣服一看,见他胸前背后各有两团乌紫。兄弟三人想尽一切办法为父亲医治,却无力回天,拖了半年,马震天伤发,吐了很多血,死了。

    据马震天介绍,害他的人,名叫瞿仁杰。

    马震天说,也是他疏忽,有一天见到一个冻得快死的人,便把他救了。此人告诉马震天,他姓瞿,名叫仁杰,湖南宝庆府人,经营黑茶生意,经常来往于湖南以及西藏之间。不想,这次遇到了歹人,将他的货物抢了。他和一个家人侥幸逃走,却又迷了路。他的家人把所有的粮食留给他吃,自己先饿死了。瞿仁杰原以为,自己大概会死在西北,没想到被恩人所救。

    瞿仁杰身上,唯一值钱的,只有一捆十两茶。瞿仁杰说,这种茶叫渠江薄片,是湖南黑茶中的上品,而且,这种茶,至少有五十年以上的历史,极其珍贵。瞿仁杰说,他们瞿家,肯定是完了,一百多捆十两茶,他带出来的仅这一捆,他们瞿家,就算十辈子,也还不清这笔账务。他绝对不敢再回湖南,但愿恩人能收留他,保他一条贱命,他以这捆茶相赠。

    毫无疑问,马震天是个恶人。绝大多数恶人,寿命都不长,根本原因在于,但凡是恶人,既有恶人要收他,也有善人要杀他。他的仇家太多,能够保住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梢灿懈霰鸲袢顺っ偎?,实在是因为这类恶人行事极其谨慎,自我?;すぷ髯龅煤?。马震天基本也属于这样的人,他从来都不会轻易相信别人。

    马震天虽然救了瞿仁杰,但是,要让他相信瞿仁杰的那一套话,根本不可能。就算是瞿仁杰拿出渠江薄片,马震天同样没有放松疑心。马震天得到这捆茶后,自然会好奇,托人鉴定过了,得知这捆茶确实是渠江薄片。因为这捆渠江薄片存世已经超过五十年,原本只算普通的茶,便成了茶中极品,算是宝物,比黄金还贵。

    如此一来,马震天的心思就变了。如果瞿仁杰不是真心报恩,完全没有必要说出这捆茶叶的秘密,他带着这捆茶叶到任何地方,都能享受一辈子荣华富贵。

    马震天信了瞿仁杰,将他收在身边。马震天信瞿仁杰,还有一个原因,自己一身功夫,完全不担心瞿仁杰单枪匹马能害了自己。岂知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何况马震天并不是智者。某次,瞿仁杰趁着马震天喝多了酒,相伴而行的机会,借机下手。瞿仁杰有独门腿法,马震天大出意外,一连中了他四招,而瞿仁杰也被马震天劈中两掌。两人受伤之后,各自逃走。

    安葬了父亲之后,马家兄弟不敢轻易出山,而是躲在家里苦练了十年武功,才举家迁往湖南,寻访仇人。他们之所以来到湖南,全都因为父亲临死前提到的几条线索。线索之一,瞿仁杰说家在湖南的湘西,是做黑茶生意的。兄弟们分析,这种说法,很可能是真的。只有做茶叶生意的,才会跑马帮,只有跑马帮的,才有可能被马震天抢劫甚至杀死。如果不是这种有关系,瞿仁杰大概也不会处心积虑,跑到西北找马震天报仇。

    除此之外,他们还有三条线索,一是瞿仁杰这个名字。他们要查一查,湖南做黑茶生意的,有没有姓瞿的。当然,三兄弟也想到了,这个名字很可能是假的。既然安了心要寻仇,大概不会报上真实姓名。另外两大线索,也很重要。一是那捆渠江薄片。这种茶,因为年代久远,存量极少,应该会留下一些线索。另外就是那独门腿法,马震天虽然叫不出名,但在当地,应该有人知道。

    最初,马家兄弟只是密访,可几年过去,一点线索都没有。实在无路可走,三兄弟才想出一个办法,落脚洪江,开办镖局,走起威武镖。马家兄弟之所以要走威武镖,有一个极大的原因,他们想通过走镖的方式,会天下武林人士,从中找到仇人。正因为如此,马家甚至有意和天下武者为敌,目的就是想逼出那一记穿心腿。

    马家以强势立足,原因也是多方面的。其一,他家原来绿林出身,骨子里原本就有血性,和其他家学传承不同,少了很多儒家的道理,喜欢直来直去。其二,正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他们是外来户,如果不表现强势,在本地是很难立足的,只有别人强你比别人更强,别人才会怕你。马家如果不争,在洪江,绝对不可能有今天的局面。其三,你和人家讲仁义,人家不一定和你讲仁义,若是人家怕了你,才会少很多暗中手脚,反倒安全得多。

    马家和余家,原本也说不上有什么深仇大恨??芍乙屣诰直暇故锹砑业亩酝?,彼此面和心不和,明争暗斗的事,常常发生。而刘家之所以强大,恰恰因为背后还有个余家和王家结成了团。王家有官府势力,和余家又有些内在矛盾,马家便将几大强敌排了个名次,排在首位的,自然是刘家,其次是余家,然后才是王家。现在,因为野狼帮一闹,马家才不得不调整策略,准备同刘家和好。恰在此时,王顺清抓了马智能,马家更加迫切地意识到,同刘余王联盟搞好关系,非常重要。他们想到的办法是和刘家结亲,通过这种姻亲关系,在洪江寻找同盟。

    让马家没有想到的是,刘家看不上马家,根本不想和马家联姻。后来有消息传来,说马家上门提亲时,刘家其实并没有定亲,事后才将关系定下来。马家还没有想好怎么出这口恶气,又极其偶然地发现穿心腿竟然重现江湖。

    毕竟知道这个腿法的厉害,马家丝毫不敢大意。三兄弟闭门不出,一方面小心给马智琛治疗,另一方面,商量对策。

    马占坡说:“我们私下里寻访多年,没想到,仇人竟然是余家。”

    马占林说:“我记得爹临死的时候说,仇人姓瞿啊,怎么竟是余家?”

    “二哥你真糊涂。”马占坡说:“那个人姓瞿,只是他自己说的。他既然是去找爹寻仇的,又怎么可能报出真正的名姓,瞿仁杰一定是个假名。”

    “这么一说,倒也像。”马占林想了想,说,“除了名字这一点外,其他三条,都对上了。”

    他所说的其他三条,第一,杀父仇人自称是湖南商人,家里做茶叶生意,有马帮,常走西北。第二,仇家的生意与茶有关,余家,就是洪江最大的茶商。第三,穿心腿法。

    马占山略想了想,说:“这事不太像。”

    两位弟弟连忙问:“怎么不像?”

    马占山说:“爹被杀的事,是四十年前发生的。当时,那个瞿仁杰,是三十来岁的年纪,这样算来,此人现在应该是七十岁左右。如果说,这件事和余家有关,那个什么瞿仁杰,应该就是余兴龙??捎嘈肆丫耸嗨?,据说,他也没什么武功。”

    “对啊。”马占坡说:“四十年前,余兴龙应该有四十三四岁了。爹明明说,那个瞿仁杰只有三十多岁。”

    余兴龙是余家长房,但不是长子而是满子,下面再没有弟弟,也就是说,瞿仁杰是余兴龙这一脉的可能性很小。

    马占林说:“不是余兴龙,难道不会是余家其他人?整个余家,在洪江有不少人。余兴龙这一辈,兄弟和堂兄弟有十几个,难道就不会是他们之中的哪一个?”

    马占山说:“这件事,终究是要查清楚的。”

    两个弟弟同时问:“怎么查?”

    马占山说:“我们白马镖局,只有雷豹的武功最好,而且,他来白马镖局的时间不长,让他暗中找余家后人试一试,看余氏族人中,是不是还有别人也会穿心腿法。如果是,杀父仇人在余家,就可以确定了。”

    ※※※※※※※※※

    就在王子祥出殡的第二天,古立德发起了第二次剿匪行动。

    古立德之所以急着发起这次剿匪行动,有两大原因。

    第一大原因,虽然湘黔桂三省,土匪很多,可地方官一直瞒着,不敢上报?;实鄹吒咴谏?,哪里知道这些偏僻之所的事?还以为天下太平。这个古立德,长期在京城当官,实在不了解这些地方官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第一次下来,遇到土匪,心里想着的,只有皇上的规矩。虽然不得不拐了个弯,也还是上报了。

    皇上看到下面报上来的折子,没想到在大清的天下还有土匪,龙颜大怒,当即御批,务必尽快剿灭?;噬喜恢朗登?,下面的大臣还是清楚的,他们知道盗匪四起,要想剿灭,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心里都怨古立德多事。湖南巡抚裕泰,任期快满了,正在谋求高升,恨古立德这个折子坏了自己的好事,便将乌孙贾叫过去,痛骂了一通。

    裕泰扔下了狠话,如果因为这些事影响了自己的高升,他要杀了乌孙贾,然后煮了他。

    乌孙贾将古立德恨得要死,从长沙回来,立即将古立德叫到宝庆,自然是痛骂一通,然后责令他尽快剿匪。

    第二大原因,古立德也不完全是书呆子,他很清楚,靠这点民团剿匪,那是胡扯。他之所以敢剿匪,关键还在于他手里有洋枪队。洋枪实在是太厉害了,枪声一响,隔着几十丈,非死即伤。土匪一见这阵式,魂都吓没了,哪里还敢反抗?只能撒着丫子跑。两军对垒,凭的是士气,其中一方大逃,士气没了,仗也就没法打了。

    但是,洋枪队毕竟不是常设部队,而是洋兵。西先生的洋枪队,到了洪江之后,多则住上一个来月,少则住上一二十天,备齐了货物,便又要返回云南。

    为了让洋枪队参与剿匪,古立德已经动用各种办法,将西先生多留了十天。他如果再不采取行动,西先生一走,剿匪大军,就会少了一支最为强大而且也最为神秘的力量。

    作为总指挥,古立德制定了一个四面合围计划。他很清楚,另外两个县的民团根本靠不住,所以,他的计划,只让这两个县的民团各负责一面,这两面还都是背面,一面朝北,一面朝西,均是奇险。古立德只要求他们围而不攻,守住阵地,就万事大吉。黔阳县的民团,分成了两队,包围东面和南面,并且担任主攻。

    不仅如此,他还安排了一支秘密队伍,这支队伍,由杨兴荣负责指挥,分别是洪江汛把总署的五十名汛兵以及黔阳、洪江两个巡检司的相关人员和洋枪队。此外,他还从民团中选了二十多名武功最好的后生,归杨兴荣指挥。

    古立德的计划是,只要一打起来,由叶世延指挥东路和南路强攻。而杨兴荣指挥的突击队,隐藏在东南两队的夹缝之间,悄悄接近土匪老巢,当土匪与东南两路打得正激烈,十分疲劳的时候,奇兵从天而降,土匪一定会溃散。此时,四面猛攻,可一举全歼野狼帮。

    为了迷惑野狼帮,古立德还想了很多办法,比如说,将几股民团频繁调动,名义上说是训练,实际上是在摆疑阵。这一招还真是有效,最初,民团调动的时候,野狼帮大为紧张,后来,慢慢有些松懈了。最终,古立德下达进攻命令时,所有民团扑向野狼谷,整个野狼帮,竟然还在山上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此外,古立德还做了一件事。这次行动,他没有动用洪江的民团。

    按照胡不来的意思,是一定要用洪江民团的。洪江民团中,有一大部分,是富商子弟,那些富商,肯定不想自己的子弟上战场,一旦听说要剿匪,他们一定会走门子找关系。古立德的门子,他们不一定找得上,就算找上,古立德这个人死硬,一定不会听他们摆布。因此,他们就一定得找胡师爷的门子,只要有人来走门子,就少不得大笔的进项。

    可古立德有自己的想法。其他民团,是集中起来训练的,已经接近专业部队,只有洪江民团,是真正的民团。训练的时候,他们是民团,更多的时候,他们是民。这样的组织结构,也有好处,比如上次剿匪行动,他们就成了一支极其特殊的部队,关键时刻,能起到妙用。至于公开的剿匪行动,反倒不好用这支部队,毕竟,他们一旦行动,就难以保密,说不定让土匪察知,坏了大事。

    所以,古立德的这次剿匪行动,整个洪江,除了王顺清,没有人知道。就算王顺清,因为在父亲坟前守孝,不想再关心别的,也不知道确切时间。

    既然洪江人不知古立德剿匪的事,正常的营生,还是要做的。

    余家老大余成家和余家三姑在安化开茶厂,生产出来的茶,一部分运往长沙,交给老二余成业,另一部分运往洪江,交给余成旺。送到长沙的茶,会由长沙运往汉口,再装大船从上海出口,运往俄罗斯。至于运往洪江的茶,则由余家马帮运到昆明,再交给当地送去西藏。这两项,都是余家的老生意。

    这些年,土匪越来越多,一般的马帮,不敢走洪江到云南这条路了,整个洪江,敢走的没有几家,但余家算一家。余家自己有马帮,人多势大,又有忠义镖局压阵。另一家是西先生,他有洋枪队,一般的土匪,根本不敢碰他。第三家,就是张家,他们请的是白马镖局。

    这次,余成旺要送货去西藏,风云商号恰好也有些货,要送去和顺,两批货,就合在一起。

    余海风因为诸多事压在心头,早已经动了回和顺之心,趁着这次机会,向父亲提出来,没想到,父亲一口回绝。父亲回绝的理由也很充分。风云商号这些年的发展很快,业务越做越大,自己一个人,忙不过来,正希望海风当个帮手。如果海风走了,海云年纪稍嫌小了点,外面的历练又不够,不能太放心。

    当然,余成长有一点没有说出来。最近余家出了这么多事,余家所有人,都认定是余海风干的,余成长多少也有了些怀疑。他不放余海风走,是想把他留在身边,近距离观察。自己毕竟渐渐有了年纪,如果不能确定海风的品性,又怎么能放心地将余家这么大的家业交给他?

    既然父亲不让他去和顺,他也不好坚持,转而一想,留下来也好,他一定要查清,到底是什么人想害自己。

    这天,余海风领了任务,去请脚夫。

    脚夫在洪江,是个很特殊的职业,既有在码头搬运货物的脚夫,也有常年在船上装货运货的脚夫,还有跟着马帮出苦力的脚夫。跑马帮靠的是实力,自己家里有马帮,那是一定要有武功基础的。但也不是个个都有武功,其中还有很多是纯粹卖苦力的,这些人就是脚夫。

    办妥这件事回家,恰好路过老城小吃店,余海风的脚步不由自主地停下了。

    他想起了自己和刘巧巧、王熙美在里面吃东西,却无缘无故跑来两个妓女,硬说自己欠了她们的钱。事情发生之后,自己找不到这两个妓女,遭受不白之冤,连心爱的女人也变成了弟弟的未婚妻,表妹王熙美也不再理睬自己。

    呆呆看了一回,余海风转过身,见一个人在自己不远处,也若无其事地转了身。那一瞬间,余海风感觉他的身影有些熟悉,却一时叫不出名字。余海风加快脚步,走到他的面前,那人眉清眼秀,穿着青衣长衫,脸色微红,头上戴着瓜皮小帽,手里还拿着一把折扇。他本想避开余海风的,眼看避不开了,抬起头,看了一眼余海风,叫了一声:“余大少爷!”

    余海风迟疑了一下:“兄弟是?”

    年轻人微微一笑:“我是罗小飞啊,你不记得了?”

    余海风叫了一声:“原来是你呀!兄弟,怎么到这里来了?”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当天我怎么没有找到你?”

    罗小飞说:“一言难??!那天,他们说我是土匪,要杀我,我不得不跑了!余大少爷,我请你喝酒如何?”

    余海风摇头道:“酒就不要喝了,我请你吃碗面吧!对了,你以后别叫我余大少爷,叫我海风哥就可以了。”

    罗小飞点了点头,脸庞上一阵绯红。

    余海风道:“我们店里坐。”

    罗小飞没有推辞,两人进了小吃店。小吃店摆的是长方形状条桌,两人对面而坐,要了凉面、香辣米豆腐。余海风发现罗小飞总躲闪自己的目光,也没有怎么在意,他问:“你不是来投靠朱记油号的吗?”

    罗小飞点了点头,吞吞吐吐地道:“海风哥,我骗了你,你会原谅我吗?”

    余海风一怔:“你骗了我什么?”

    罗小飞把头垂得更低,小声说:“朱掌柜跟我家其实没有关系,只是一个远房舅舅认识他而已。我到洪江来,是准备找点事情做。当时,我并没有被土匪打劫,我身上有父亲给我做生意的一万两银票。”

    余海风吃了一惊:“你身上带那么多银票?”

    罗小飞也没有抬头,继续道:“我就是怕被土匪打劫,才打扮成一个乞丐,想不到给你添麻烦了。”

    余海风一呆,想想他说得也有道理,忙说:“你这么做也是应该的,一个人出门在外,哪里没难处?我不怪你。”

    罗小飞惊喜地抬头,双眼闪亮:“你真的不怪我了吗?”

    余海风看他的眼神清澈,竟和刘巧巧有几分相似,点头说:“我为什么要怪你呢?”

    罗小飞笑了笑:“今天的面我请你,改天你再请我,好吗?”

    余海风说:“好??!”

    两人一边吃,一边说着话。余海风问:“你现在做什么呢?”

    罗小飞道:“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事情,我想做点小生意什么的。”

    余海风道:“我要到云南去一趟,你愿不愿意去?一路上也就牵牵马扛扛包什么的,只是风餐露宿有些辛苦,但能赚些银子,而且现在天气慢慢要热了,不冷,也是个好处。”

    罗小飞有些惊喜,又有些担心:“你们要去多久呢?”

    余海风道:“一来一回,两个半月。”

    罗小飞眼神顿时黯淡:“我去不了……”

    余海风奇怪,问道:“你不是要找点事情做吗?这事情也能赚不少银子呢。”

    罗小飞欲言又止。

    余海风哈哈一笑:“我只是说说而已,又没有勉强你。你自己想好,如果要去,明天早晨到我们家来找我。”

    第二天,余海风随着家里的马帮前往云南。临走前,他反复向远处张望,直到前队启程,也没有见到罗小飞。余海风还有些不甘心,故意拖在最后。风云商号的货物很多,几十匹马驮货物,再加上余记油号的货物,忠义镖局的马,以及洪江其他几个小商人的一些货物,总共有一百多匹马。最后一匹马离开时,大半个上午已经过去了。直到最后时刻,罗小飞也没有来。

    余海风想,他可能吃不了这个苦吧,只好作罢,最后跟着朱七刀,走了。

    也就在余家的马帮离开的这一天,古立德指挥民团,对野狼谷的土匪发起了进攻。

    应该说,古立德的所有计划都没有问题,甚至可以说周密。他选择的进攻时间是晚上,次序也把握得很好。野狼帮之所以选择野狼谷,有一个很大的原因,这一处山谷,背后是高山密林,深入进去,里面到底是些什么地方,就是当地人也不清楚。尤其特别的是,深山老林之中,居住着很多凶猛的动物,一般人,通常不敢深入到它们的家园,打扰它们的平静。古立德正是看明白了这一点,所以,将另外两个县的民团部署在那里,并且由他们先发起进攻。

    所谓先发起进攻,其实,只让他们做两件事:第一,在山上放火,第二,在那里开炮。

    其时,野狼帮众土匪刚刚喝完酒,大多数已经睡觉。在梦中被炮声惊醒后,所有人显得有些慌张,后来发现攻击来自背后,他们开始组织正面突围。如此一来,正好中了古立德的计。这些土匪正面突围的时候,恰好和黔阳县民团遭遇,叶世延下令,对土匪实施打击。按照原计划,正面的黔阳县民团攻击并不激烈,主要以守为主。在土匪冲进他们固守的阵地时,他们才将土匪打回去。土匪如果不实施攻击,他们只是在阵前叫喊,并不真的行动。土匪如果不攻,民团就发炮轰。

    这样打了一个晚上,民团没有真正攻击。

    到了白天,狼王就想组织突围??墒?,无论从哪个方向攻,对方都只是守,就是不主动进攻。土匪如果不冲,想休息,民团又开始发炮骚扰。

    白狼渐渐看出些名堂来了,对狼王说:“大哥,他们是想拖垮我们。”

    狼王其实也看明白了,这帮家伙,采取的战略,就是围住他们,不让他们冲出去。土匪毕竟是乌合之众,围的时间长了,有些小土匪一定会因恐惧而绝望,最后丧失斗志。加上对方和自己打疲劳战,土匪们得不到休息,容易急躁,一急躁,就会失去理性,然后硬拼。原来这个古立德还不完全是糊涂蛋,很懂得一点战略战术嘛。

    要改变目前的被动,必须想出一个办法。狼王把白狼拉在一起,分析形势,商量办法。

    白狼说:“我们被困在这里,肯定不行,时间一长,我们这边肯定崩溃。”

    “兄弟,老子也看逑出来了。”狼王说,“狗日的古立德,想把老子一锅煮啊。只要老子能出去,一定把这狗日的剐了。”

    白狼说:“那也要等出去之后再说,现在,最关键是要找到方法出去。”

    “你说,有逑办法没有?”狼王问。

    白狼说:“现在是白天了,我们不能再像晚上那样盲目乱冲??梢允实弊橹幌?,从几个方向向外冲。不是真的要冲出去,而是试探一下民团的兵力部署,找到它的薄弱环节,然后从薄弱环节冲出去。”

    这样一说,狼王心里有数了。他对整个兵力进行了调整,不再像没头的苍蝇一般乱冲乱撞,而是安排一部分人休息,另一部分人,分批从不同方向出击。这一试就试出来了,来自背后的力量最弱。

    狼王得知这一情况后,又反复试了几次,然后按兵不动。

    到了晚上,狼王派出灰狼和黑狼率领一支小股土匪开始行动?;依呛秃诶堑娜挝窈苊魅?,背后林深树密,许多地方是陡峭的山崖,民团不可能每一处都派人把守,一定有空子可钻?;依撬侵灰瓿鋈?,绕到民团身后,再抓住机会,发起进攻??辞樾?,古立德暂时还不想收网,所以,灰狼的这支突击小分队,也不用着急,可以慢慢来,只求突围出去。

    狼王在这方面,还是有先见之明的。他如果规定灰狼在多长时间内完成任务,灰狼一心想着抓紧时间,肯定会暴露自己。正因为没有限定时间,灰狼和黑狼率领的这支小股土匪,就一点一点地向前摸,直到第二天中午前后,才绕到了洞口县民团的背后。因为是白天,他们不能发起进攻,只要一攻,人家就可以看出,土匪其实没有几个人。

    土匪窝里,狼王指挥其他土匪分成几个小组,和民团周旋。到了晚上,灰狼他们果然从背后打了起来。狼王知道计划得手,立即组织全部土匪,向背后攻击。

    狼王选择的进攻点,是洞口县民团。他们一来人数不足,二来训练时间短,训练技术也一般,其三,又因为县令其实并不想剿匪,是被古立德绑上战车的。有了这三个原因,当灰狼率领的土匪从背后攻来时,民团立即慌作一团。他们还没有稳住神,狼王的大队人马又从正面进攻了。当他们发现自己两面受敌时,再也无心作战,开始撒脚丫子逃跑。当一人逃走时,其他人军心动摇,也就跟着逃走。最后,指挥官对民团失去了控制,所有人都在逃窜。

    土匪队伍中,毕竟还有些人懂些军事,他们冲进民团后,不是一味地砍杀,而是有意给民团留了一条出路。这条出路,竟然是指向正面的,逃走的方向,是黔阳民团防守的方向。

    当洞口民团的溃兵冲进黔阳民团的阵地时,一切都乱了。

    整个晚上,都是土匪在杀民团,而民团则四处奔逃。古立德准备的洋枪队,反而没有开枪的机会,他们开出的唯一一枪,竟然是慌乱中导致枪支走火,还误伤了自己人。

    民团防线在一瞬间崩溃。事后清理,方知整个三县民团死伤一百多人。古立德好不容易搞到的四门大炮,竟然被土匪缴获了两门。

    杨兴荣率领的汛兵以及洋枪队,稀里糊涂间就败了。

    逃回洪江,杨兴荣立即找王顺清报告情况。王顺清在父亲的坟边搭了个草棚,住在里面。百无聊赖还在其次,关键是不能洗澡不能换衣。送父亲上山时大雨,所有人全身都湿透了,因为不能洗澡不能换衣,只好点了一把火,将衣服烤干。哪曾想,大雨过后,天立即就晴了,出了大太阳。正是四月末,太阳一出,温度拼命往上蹿,最高温度达到了三十二度,坐着不动,浑身都冒汗,身上就开始发臭了。

    王顺清就不明白了,古人守制,要守二十七个月。这二十七个月,至少要过两个夏天两个秋天,两个夏秋不洗澡不换衣服,身上会臭到什么程度?简直没法想象。

    王顺清对两个哥哥一个弟弟说:“我是官,不能不遵守制度。你们是民,这个守制的制度,对你们,起不到大作用,何况,家里的生意还要做。要不这样,你们白天下山,该干吗干吗,晚上再上来好了。”

    三个兄弟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便说:“要不这样吧,我们四兄弟排个班,每天有一个人在山上守,大家都可以休息一下,不要打疲劳战。”

    王顺清说:“你们可以下去,我不能下去。”

    大哥王顺国比较实诚,问:“你为什么不能下去?”

    “我是官啊。”王顺清说,“朝廷对守制这种事,管得极严,一票否决权。如果有人发现我没有守制,告到朝廷,轻则丢官,重则坐牢。为了这个事,把乌纱帽玩掉了,划不来。”

    王顺清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我屁股后面一把屎呢,如果丢了官,坐了牢,不知有多少人会往我身上踏一脚。那时,陈年旧账都会翻出来,最终的结果,恐怕就不是坐牢那么简单了,搞不好灭三族都有可能。

    三兄弟刚刚离去不久,杨兴荣来了。杨兴荣将剿匪的情况告诉王顺清,王顺清大吃一惊,肝胆俱寒。这十余年间,黔阳共来过四任县令,最多的干了三年期满,最短的,一年不到。无论哪一任,到任后的第一件事,都是拜访王顺清。只有古立德这一任,王顺清主动到官渡口迎接,并且在此后时时处处让着。仅此一点,王顺清心中已经不能气顺了,早就想着,要抓古立德一个什么错误,把他赶走。

    既然如此,此次兵败,就是古立德天大的错,王顺清又为什么会肝胆俱寒?

    这就需要仔细分一分了。官场之错,有些错,是个人之错,谁错了谁承担责任。但有些错,却是整体之错,哪怕是一个人犯的错,也需要集体承担责任。比如剿匪失败这件事,就是集体之错。地方如果明知有匪却又不剿,错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县官,一个是汛把总。到底是县官之错还是汛把总之错,那是需要朝廷分清责任的。若是剿了,又败了,这个责任,就不仅仅是县官的,也不仅仅是汛把总的,而是全县军政官场的。

    王顺清因为丁忧,责任确实要小一些??晌涔俣∮鞘遣唤庵暗?,王顺清仍然是汛把总,所以,对于这场败仗,他是难逃责任的。

    同时,王顺清也在想办法。如果古立德不剿匪,毕竟这野狼帮不在黔阳县界,只要民团拦住野狼帮,不让他们骚扰黔阳,一切就都顺了。现在,古立德开了头,又大败了,这匪就得一直剿下去,否则,麻烦将会不断。

    问题是,往下怎么剿?有了这一场大败,民团肯定心寒了,胆怕了,还有几个人敢和土匪硬碰的?

    两人正说着,胡不来到了。

    胡不来是被古立德派来的。古立德知道大败的消息,人也冷静了许多,知道此时一定要拉拢王顺清,否则玩不下去??墒?,王顺清在守制,不用去现场就可以知道,他住的那间茅草屋,一定有一股臭味。再说,自己堂堂一县之令,跑到别人的坟头去,也不吉利啊。所以,他派了胡不来,赶过来笼络王顺清。

    自从古立德到了黔阳,胡不来在王顺清面前,一直都高昂着头。这次不同,他竟然低下头来了,王顺清心里倒也受用。

    王顺清说:“此次之败,败在指挥不统一,各行其是。”

    胡不来说:“是,关键是洞口等两县民团,毫无战力,一击即溃。”

    王顺清说:“那两县参与剿匪,原本就是被古大人强拉上来的,他们不积极,倒在预料之中。”

    杨兴荣在一旁说:“要不,让古大人把此次兵败的责任,推给另外两个县令?”

    胡不来道:“除此之外,大概也没有别的办法吧。”

    王顺清却摆头:“此事万万不可。”

    胡不来和杨兴荣都不明白,问:“为什么?”

    王顺清说:“野狼谷在三县交界,主要在洞口。此前,彼此还可以相互推诿,这匪可剿可不剿。而现在,打了这么大一场败仗,匪就必须剿下去,而且还只许胜不许败。继续剿下去,怎么剿?靠黔阳一县之力?肯定不行,必须另外两县配合。古大人若是将此次剿匪失利的责任推给另外两县,只可能有两种结果。一,朝廷认可古大人的意见,将两县革职查办,另派新人。二,仍留用,戴罪立功。”

    胡不来说:“这两样结果,都不好。另委新令,新人来了,是否听古大人的,难说。搞不好,面和心不面,甚至背后撤台。”

    王顺清说:“道理就在这里。留用也麻烦。既然古大人参了他们一本,他们定然恨之入骨,出勤不出力,甚至可能暗中加害古大人。”

    “这么复杂啊。”杨兴荣说,“若真是如此,这匪恐怕就没法剿下去了。”

    胡不来已经接受了王顺清的意见,心中有了主意??伤凰党隼?,而是问王顺清:“那依王大人的意见,该怎么办?”他破天荒地称了王大人。

    王顺清说:“责任,必须有人来负,但两县县令,不能负这个责任。不仅不要他们负责,古大人还要在朝廷替他们开脱,向朝廷为他们表功。他们感谢古大人不参之恩,就可能在剿匪事宜上面,给古大人极大的便利。若能达到这一效果,反倒是坏事变好事了。”

    杨兴荣说:“高,实在是高招。”

    胡不来关心的是别的,问:“那责任谁来负?古大人?”

    王顺清摆头:“古大人当然不能负这个责,否则,古大人就要被朝廷革职查办了。但是,古大人又必须找出一个人来负责。找谁呢?这个……这个,还真是不好办啊。”

    王顺清耍了滑头,他心中其实已经有了人选,就是不肯说出来。而他没有说出来的名字,胡不来自然也想到了。胡不来的意思,原本是想让王顺清说出来,最后,人家要怪的话,就怪王顺清出了馊主意。

    他们想到的这个人,就是叶世延。

    正当王顺清和胡不来在山上密谋的时候,王顺喜家里出了大事。

    为了办父亲的丧事,王顺喜忙了多天,下山后,洗了澡,换了衣服,一身的清爽。到了晚上,王顺喜要上自己的床,张文秀觉得不妥,便说:“要不,你睡隔壁去吧。”言下之意,夫妻俩若是睡在一起,你大概是忍不住的??上衷谑谴笊テ诩?,不能做这种事啊。

    王顺喜说:“我在山上都住了几天了,现在好不容易回到家,还不让我好好睡个安稳觉?”

    张文秀见丈夫坚持,也不再说什么,便上了床。结果被张文秀料到了,两人一躺上床,王顺喜就要办事。熬了这么多天,身上的火越积越大,不泄一泄火,他哪里睡得着?张文秀好言抚慰,希望丈夫忍一忍,可王顺喜哪里忍得???不断地动作,竟也把张文秀惹得火起,两人于是做了起来。

    才做到一半,王顺喜惊叫:“我的脚,我的脚。”

    张文秀大惊,翻身而起,点亮油灯,问:“你的脚怎么了?”

    王顺喜说:“我的脚,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张文秀撩起被子一看,吓坏了,王顺喜的双腿竟然是黑的。那时的人迷信,张文秀因此认定,应该是大丧期间做那事,冲撞了神灵,遭到了天谴。张文秀说:“叫你莫做,你一定要做,现在这样了吧。这可如何是好?”

  • 人民的力量——一份大报,与一个大党、一个大国的故事 2019-07-15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赶上好时代的铁路修车人 2019-07-15
  • 中共中央组织部“12380”举报网站 2019-07-13
  • 你才是“蠢货”!土地是自然存在的地球的一部分,并不是人类劳动成果,哪来价值?土地不是劳动成果,没有价值,正如空气和阳光不是劳动成果,没有价值一样。懂吗... 2019-07-13
  • 信心持续攀升预期比较乐观 2019-07-11
  • 安徽古井集团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9-07-11
  • 武警宁夏总队机动支队进行实战化训练考评 2019-07-11
  • 让干事者放下包袱(人民论坛) 2019-07-11
  • 大妈下台阶摔伤致残 银行被判承担15%责任 2019-07-06
  • 马航客机在乌坠毁现场尸体散落 俄救援人员现场救援 2019-07-06
  • 中国元素闪耀亚平宁——2015米兰世博会强国论坛探秘中国馆系列访谈 2019-07-02
  • 王牧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01
  • 学生晒大学四年“毕业账单” 上课时长达3278小时 2019-07-01
  • 广州:两套菜单等9类行为将遭禁 2019-06-27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6-27
  • 广东11选5选号破解 中国福利彩票3d丹东全图 北京时时彩赛车开奖记录 nba胜分差 香港六合彩 查询 复式72中三红一蓝奖金多少 山东体彩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查询 湖北30选5今晚中奖号 海南飞鱼开奖历史记录 香港六合图库财神图库 舟山体彩飞鱼技巧 二八杠正网 甘肃快三推荐号 体彩大乐透预测爱彩网 p3试机号后专家预测号码查询